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4章 番外英雄救美(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如今的北魏有好几个黄金单身汉,灿亮到足以闪瞎人的眼睛。

    像是素和君、库莫提等人自然不必多提,尤其是库莫提,自从他透露出想要成亲的想法后,王帐都快被提亲的人家踏破了,只是他的母亲早就改嫁,多年来很少来往,姑姑又是那样的人物,连个参看女孩人品的女方亲戚都没有,事情只能一天天拖着。

    素和君则是传出来心有所属,只是因为女方没答应,所以一直耗着。他的弟弟们正好都是不想要成亲的,信誓旦旦可以天长地久的等着兄长成亲了再考虑自己的事,素和君家几个大人头发都愁白了,只能一次一次的往王家跑,希望能得到王家的应允,优先考虑自家那个太争气的儿子。

    在这一堆黄金单身汉之中,狄叶飞这样出身微寒,年纪也不小的高级将领,倒显得没有怎么亮眼了。

    所以当北魏的豪酋首领,尔朱代勤希望将自己的女儿嫁给狄叶飞时,实在是吓掉了无数人的眼珠子。

    尔朱代勤,出身匈奴契胡,尔朱氏一直是拓跋鲜卑帐下的部落主,封地在尔朱川,所以以尔朱为氏。尔朱的部落有几万人,尔朱勤本身还是梁郡公,立义将军,虽然不像狄叶飞那样镇守一方,也不如花木兰是开府三公,但拓跋焘每每征战,他下令部民武装起来,顷刻之间就有一支上万人的队伍。

    鲜卑早期打仗都是这么大的,鲜卑首领一打仗,动辄发动十万大军,十万人里就有许多是各个部落的豪酋。

    魏国对这些豪酋一直是放任自治,给予封地,比如高车部族被赐予了封地之后会那么欣喜若狂,便是因为高车诸姓一跃便可以成为豪族,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然,即使高车自己现在已经成气候,可和尔朱家族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什么,尔朱氏的小女儿便是嫁给库莫提当正妃,身份也足够了。

    尔朱家这个小女儿是尔朱代勤的老来女,一直娇生惯养,她的姐姐们早已经出嫁,哥哥们也大多出仕一方,她在家中陪伴身为部落主的父亲,在部落里的身份犹如公主一般,更别说她长得十分娇媚,尔朱家自己的家将之后们都把她奉为女神,千依百顺。

    这样的一桩婚事,无论是从美貌还是身份上,都算狄叶飞高攀了,而那罗浑等人虽然知道狄叶飞心中对花木兰的那些心思,可一晃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都成了中年人,早过了谈情说爱的年纪,这时代讲究无后为大,狄叶飞要真娶了尔朱氏的女儿,也不算是“负心”什么的。

    更何况,真是尔朱代勤委托了步堆家的家主说媒,狄叶飞也推辞不掉。

    此时正值正月,狄叶飞和贺穆兰都已经回京述职,贺穆兰住在将军府,狄叶飞住在鸿胪寺为入京大臣将领们安排的礼宾院里,消息传到骠骑大将军府时,贺穆兰惊得手中的杯子都摔了……

    “咳咳,那个啥,你说谁?”

    贺穆兰剧烈地咳嗽起来,满脸不敢置信。

    “给狄叶飞说亲?尔朱家的女儿?”

    ‘不会我们家将军就和那些腻歪的小女儿家一样,别人正儿八经表现出爱慕之意不愿意接受,一旦要成亲了心里又泛酸吧?’

    那罗浑已经和尉迟燕成亲了大半年了,他也算是穷小子高攀的标杆,尉迟燕这种出身大族的女儿家嫁给他是真正的下嫁,当年嫁妆比他的彩礼还多,要不是袁放这么多年来顺手帮他把家财也打理了,恐怕连彩礼都凑不出。

    贺穆兰不敢置信并不是觉得自己的爱慕者被人看上了,而是因为前世那场悲剧转了一圈最终又回到了这里。

    这都比前世那时候说亲晚了这么多年了,怎么……

    “尔朱家那个女儿还没嫁掉?她多大了?”

    贺穆兰奇怪地望向幸灾乐祸的郑宗。

    郑宗现在已经在白鹭官里挣了个“顺风耳”的名号,多少贪官污吏听到他的名字都吓得颤抖,白鹭官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按照查抄出来的犯事之人排名论位,郑宗现在已经排名第七,比许多历经几代的老白鹭官还高。

    他对狄叶飞这么多年来完全得不到贺穆兰的回应是乐见其成,自己也从不向贺穆兰表白,以免彻底失去了机会,听到贺穆兰询问尔朱家女儿的事情,立刻将自己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知给贺穆兰听:

    “花将军也知道尔朱家那个女儿?嘿嘿,她今年已经二十有五了……”

    “什么?二十五了?”

    “我的天,我鲜卑女儿不是年过十八没有婚配就有官媒撮合吗?”

    “尔朱家女儿还嫁不掉?”

    “难怪找的狄叶飞,这么大,就像嫁别人也要问别人要不要啊……”

    陈节、那罗浑等人也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咳咳……”贺穆兰没好气地咳嗽了几声,“我也是三十岁的人了!”

    “将军怎么能比?”

    “喂喂喂,将军不要说这么惊悚的话好吗?”

    郑宗听见贺穆兰说起自己的年纪,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接着解释着:

    “尔朱家这个女儿颜色确实很好,就是太骄纵。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原本也不愁嫁,尔朱将军便一直随她在尔朱川自由自在,秀容领也不知道有多少儿郎为她打架,轻则断手断脚,重则性命不保。等到她十八岁的时候,尔朱将军的发妻去了,她守孝三年,出孝已经二十一岁,以前那些个儿郎不是已经娶妻生子,就是早有了说亲的人家,尔朱将军这才急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子不愿意续弦,能嫁的又有几个?这一蹉跎,都二十有五了。”

    贺穆兰想了想,如果是这样的原因,难怪前世尔朱将军会把女儿说给狄叶飞,婚期却没定下,大概那时候尔朱将军的妻子已经不行了,就等着成亲冲喜,又或者在头七之前成亲,谁料喜事变成了丧事,也难怪狄叶飞那么多年都不敢成亲。

    尔朱将军一下子丧妻丧女,不认为狄叶飞是扫把星除之而后快就算不错了。

    “听起来,倒不觉得狄叶飞是高攀了。”那罗浑摸了摸下巴,“这女郎不像是省油的灯啊。”

    “不能和你比,你那才叫真正的走了狗x运。”陈节大笑:“这女郎除了身家,其他的和狄叶飞并不合适啊。”

    “这便是她骄纵的地方了,狄叶飞现在好歹也是镇守一方的大将,又没有过什么不良的恶绩,长得又端正,可尔朱家的女郎誓死不嫁,在府中又吵又闹,前几日听说还抽死了尔朱将军准备给她陪嫁的一个侍女……”

    郑宗说的“听说”,那就十有*是“真事”,听到这里,一屋子里的人脸色都凝重了起来,脸色最黑的,便是原本就很黑的贺穆兰了。

    贺穆兰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一世的尔朱家女郎和花木兰那世一样,在家中假戏真做,把自己真的折腾死了。

    当年的狄叶飞还没到镇西将军的地步,尔朱家即使下绊子也没什么,可如今尔朱代勤的两个儿子可是一个镇守高昌,一个镇守雁门,都不是善茬,还都是尔朱家那位女郎同父同母的兄弟。

    如果狄叶飞拒绝这门亲事,对自己的前途有影响不说,还会得罪许多和尔朱家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亲戚朋友,尔朱家的女郎难保不会为了让父亲“惩罚”狄叶飞而做出过激的行为。

    哪怕她不想嫁,被人拒亲和“不要下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可如果狄叶飞接受了这门亲事,最大的悲剧恐怕就要来临了……

    无论是拒绝还是接受,对狄叶飞来说,都是人生的一场灾难,而且还是无妄之灾。

    贺穆兰深深地陷入了为狄叶飞焦躁的情绪中。

    “我怎么觉得我们家将军情绪不太对啊?”陈节小声地对那罗浑嘀咕:“将军不是一直说没有心思儿女情长吗?”

    “我看着不像是儿女情长,倒像是要慷慨赴死啊!”

    那罗浑看着突然捏拳放在胸前重重一顿的贺穆兰,脸上露出不妙的表情。

    “将军到底要做什么?”

    “我们家将军一向稳重,不会做出什么傻事的。”

    陈节傻乎乎地笑着。

    “而且我们家将军又不喜欢狄叶飞。”

    他这么多年都没娶妻,不就是敲着将军情愫还未动,看看会不会又有一次入赘的机会掉在自己面前吗?

    “哎,你不懂,这和喜欢不喜欢没关系,兄弟义气才更让人担心。”

    那罗浑抹了把脸。

    “不管了,回家和夫人商量商量再说。”

    郑宗见贺穆兰脸色漆黑,顿时心中乐开了花,觉得不枉自己把消息透露出来,这下贺穆兰就算有几分心思也要断干净了,她一看就是不好人夫的人。

    于是乎,郑宗趁热打铁地又补充了一句:“狄叶飞不能拒绝的,负责西戎校尉府的将士们后勤的敦煌镇镇守,正是尔朱直勤的妻族,尔朱家小女儿的母族。更别说独孤家的家主身份贵重,拒绝他的说媒简直就是硬生生打脸……”

    尔朱直勤那么爱自己的小女儿,会选择狄叶飞,一定是身为敦煌镇镇守的大舅子推荐的,这在官场上很正常,下级为了讨好上级,就娶上级家的女儿,获得官场上的顺遂,狄叶飞本身根基不稳,联姻是最好的方式。

    若是贺穆兰不知道尔朱家女儿百分之八十会自杀,还真就为他高兴了。

    可到了现在,她却在千方百计的想着该怎么把这个婚事给搅黄!

    “我真是疯了!”

    贺穆兰咬了咬自己的指甲,烦躁地动了动手指,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这么这尔朱家女儿还没嫁人!”

    蹉跎到现在害人!

    于情于理,狄叶飞都是她的好兄弟,而且他一直迟迟不曾娶亲也有她的关系,如今有此一劫,她不该袖手旁观。

    除了她,又有谁能“窥见未来”?

    只是,怎样能搅黄他的亲事又不妨害他的名声呢?如今他也是一方大将……

    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尔朱家的封地在山西太原西北,离平城不远,由于尔朱家的小女儿尔朱依依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拒绝这门亲事,这趟赴京述职之旅,尔朱直勤破天荒的带上了自己的女儿。

    “依依啊,你别觉得阿爷给你找了个三十多岁的男儿是委屈了你,你外祖父的信里将这狄叶飞很是夸赞,说他不但长相俊秀,而且性格沉稳,品性高洁,他家中父母都不在身边,也管不到他,你不需要伺候公婆,高车的族地又离我们家领地不远,可守望相助,正是合适……”尔朱直勤为了女儿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