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2回 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阿姨,我是真的很喜欢纪瞻,会对他好的。”唐真开口。

    她不知道是否有人会相信再见钟情,她和纪瞻不属于一见钟情,一见的时候她还是个精神病,被当做精神病一样的关在四院里,她想好好的去疼去爱他,就像是他的母亲他的姐姐以及他的妻子这样,她也相信自己会做的很好。

    唐真的话却是让时钰一愣,慢慢的揽着唐真。

    “好孩子,感情没有对错,不要理会别人说的。”

    这是她能给予的最美的祝福,祝福你们相爱到永久祝福你们永远保持这一刻。

    唐真的眼眶湿润了起来,她其实更加盼望着有家的存在,几句因为她的家不够完整。

    时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去看电视,只是坐着,家里的佣人没人来打扰她,纪瞻和唐真领了证打过电话回来,他临时接了一台手术,要马上回到医院去,唐真则回他们的新家。

    “恭喜你纪瞻,妈想问一句行吗?”

    纪瞻一愣,他不认为自己妈会是这样的好奇,愣了一响脸上的表情恢复正常,中肯着回答着母亲的问题:“没有,我和她只亲了一次,还是被丹阳打断的那次。”

    纪瞻和唐真没发展的那么快,但感情上就是离不开,既然离不开那就生活在一起。

    他的耳垂微微有些发红,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再和母亲来探讨这样的问题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李时钰坐在那里视线看着窗外,她家的窗外就是一大片的草坪,很漂亮,那里面还有个小花园,有时候她会跑到外面去坐坐,谁都年轻过,谁都冲动过,爱就是爱了,哪里又有那么多的理由,你喜欢一个人,你能说出来他哪些优点?

    或者满眼全部都是他的优点,就像是她曾经喜欢纪以律,没人看好,她就觉得好,就觉得他哪里都好,浑身都好,就连空气里都是满满的好,刚刚好,正正好,她嫁了然后她幸福了一辈子。

    时钰记得她年轻的时候,还有些人对她婆婆表示不太理解,觉得她婆婆和公公相差年纪那样的大,老夫少妻难道是为了真爱?恐怕不是吧,还不是纪以律的父亲有名望有地位所以才会引得一个小上那么多的小女人注目,不然爱他什么?爱他的年纪还是爱他的熟透了?

    很多人嗤之以鼻,这方面纪母没有说过太多,只是轮到丈夫的忌日她会提前准备几天,一些话都是从以前家里照顾她的人嘴里得知的,纪以律他的父亲模样长得不是特别好的那种,但娶了这位夫人从来没有吵过架,就连一句争吵都没有,年纪大的时候如果是纪母出门,他则会忧郁,她出门的时间越久他越是不能安静,以前她不是很能理解。

    就像是丈夫缠着她,有时候一些事情真的是没有办法估算时间,大部分她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一辈子都是这样过的,年轻的时候为了拼事业,年纪大了,她出门如果太久,过了他预留出来的时间,他就会显得有些暴躁,不喜欢搭理人,和谁都没有话说,一开始家里的佣人也不了解是怎么回事儿,后来渐渐的就看明白了,有些啼笑皆非。

    又不年轻了,显得这样的深情似乎就有些……

    纪瞻将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她,结婚了,两个人就是一体了,他的家以后就是他们的家了。

    “家里以前是我一个人住,现在交给你来管,有什么不喜欢的都可以换掉。”

    他还有些话想要说,毕竟今天也算是意义重大的一天,但他接的这活不好推,是老同学的妹妹,亲自求到他的头上来了,情况也是有些特殊,他不能不去,人家信的就是他。

    “我……”

    唐真没有给他机会,拉拉他的手:“去吧,我回家一趟量量床的尺寸,然后换成我喜欢的颜色,当然希望你也能喜欢。”

    “你喜欢的,我都会喜欢。”

    唐真的脸稍稍有些红,没有控制好,不太习惯这样说话的纪瞻,人都说纪瞻个性较平淡,不会说一些花哨的话,现在来看,也不尽然。

    唐真对着车摆摆手,纪瞻深呼吸一口气,他觉得结婚就是这样不好,会产生太深的眷恋,搞的他现在都不想回医院想直接回家了,天知道他以前是最喜欢泡在医院的,没有事情也要留在医院,更是谁求一句,他都可以替班,现在来看,以后找他替班的人要哭了。

    下巴动动,开车走人。

    唐真穿了一身的白色连衣裙,她还是偏瘦,没有补回来多少,头发披散着,跟着车走了几步,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嘲,这腿就是无意识的跟着走动的,想多送他一步。

    自己都觉得粘的过分了。

    一直到他的车尾再也看不见了,她收回视线,拿着钥匙回到他的家里,这房子唐真来过几次,家里到处都很干净,他平时好像有请人打扫卫生的习惯,家里一切都摆放得井井有条。

    唐真将头发挽上,认真的量着床的大小,窗帘的颜色她也不是很喜欢。

    她用了一天将家里来了一个大反转,改换的全部都换掉了,将衣柜里属于他的衣服推到一侧,唐真的手停留在他的衣服上,摸着他的西装袖子,莫名的就是觉得手暖,心微微的跳动着,跳动的有些不不寻常,心脏的位置有些不太舒服,真是怪呢,她又没有心脏病。

    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挂进去,男士衣服的冷硬有了女士衣服的搭配,线条一下子就变得柔和了起来。

    唐真只觉得心口的幸福就要溢了出去,那个装着名为叫做幸福的瓶子已经装满了,流淌出来,细细的流动着。

    她的眼眸长时间的停留在他的衣服上,好久之后,她带着忐忑的心情将脸孔贴在他的衣袖上。

    她结婚了!

    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

    纪瞻下了手术台,很想发通短信给她,告诉她自己马上会赶回去,倒是护士长觉得奇怪,今天的纪瞻脸上总是带着笑,这么爱笑做什么?难不成是觉得病人太好看了?不至于吧,以前还遇上过更加好看的呢。

    “纪医生,想什么呢?脸上都温柔的要滴出来水了。”

    纪瞻回神,缓解一下气氛,他还是不太习惯将个人的事情交代清楚。

    “没什么,想着晚上要吃什么。”

    找了时间还是给唐真打了电话,打出去等电话通了,自己又懊悔,一个随时什么都要报备的男人像是什么样子,就连自己都鄙视此刻的自己,心脏的位置有力的跳动,纪瞻伸出手扣在自己的心口位置。

    他爸的病他们兄弟几个没有一人有遗传到,那现在这是情况突变了?

    “喂……”

    电话那头传来她清晰的声音。

    “我下了手术。”

    唐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电话打进来她才从他的西装上离开,唐真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试图冷静下来。

    “还顺利吗?”

    “嗯……”

    纪瞻从未盼望着下班,因为以前的话,下班之后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他的爱好不多,如果是义诊的话他还能盼盼,至少有事情做,不会让自己闲下来,其实他也不算是初恋,也有谈过恋爱,女朋友不就是因为他忙忽略了她,所以才会劈腿的?

    但是这已经是他今天第几次看手表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心不在焉。

    唐真很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好厨艺,她买了很多好吃的,准备了很多菜,甚至所有的菜色都一一过了她的脑子,但她和很多女人一样,厨艺并不是那么的好,看见的图片是一回事儿,自己想象是一回事儿,脑海里一桌子的大餐,迎接丈夫下班回来,现实却是……

    需要过油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扔进去马上就黑了,等她捞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黑炭了,还有切出来的片和图片上的完全不同,脱离了自己的相像,流理台上狼藉一片,到处堆堆叠叠的,锅碗瓢分,这个厨房简直乱套的很。

    就偏偏在她最狼狈的时间里,他回来了。

    纪瞻打开门推门进来,他好像闻着空气里有些特别的味道,仔细的闻了闻还真的是,好像是从厨房的位置传出来的。

    唐真手忙脚乱的拿着锅盖挡在自己的身前,这个油太可怕了,她已经被烫了好几下了,扔东西进去的时候救会喷,她现在想要把火给关掉。

    纪瞻推拉门进来,关掉唐真的火。

    “火太大了,炸东西会糊掉的。”

    纪瞻挽着袖子,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递到唐真的手里:“我来吧。”

    “你会?”唐真问。

    “你看看就知道了。”

    纪瞻快速的将茄子裹过面粉然后沾上面包糠单手将油锅举了起来,他的力气可真大,唐真两只手想将锅子举到这个程度都难,他扔进去的就没有炸开,茄子在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然后静静的变黄,颜色均匀,马上就可以闻到那股子的清香味道。

    可真是,就连一个茄子都看人下菜碟。

    唐真无语,她踩着拖鞋将纪瞻的外套送了出去,纪瞻将厨房的窗户推开,烟有些大,他的视线停留在唐真刚刚炸出来的那些黑炭上,心领神会的就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熟练的动着手,唐真现在明白了,这是个厨房的高手。

    “我看你的厨具都是新的。”家里的碗筷很多都是没动过的,新旧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有很多就连外封都没有拆。

    “我过去不在家里开火。”一个人吃饭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又要做又要洗,不如单位吃吃就好,纪瞻认为医院的大厨水平还是不差的,他挺喜欢的。

    唐真想了想,然后说出来了一句自己内心所想的。

    “我以后努力学。”

    “你可以慢慢学,家事这种东西慢慢来就好,一个人会就够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句话给说完,因为他怕说完唐真会不高兴,他并不是瞧不起女性,但是厨艺有些真是看天分的,就比如他妈妈,纪瞻想起来母亲所做的经典菜色,龙井虾仁,对的,就是这道菜,这么多年了,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可能是自己家的基因都是男人做饭才好吃呢。

    唐真点头。

    “我认真的学,好好上进。”

    纪瞻的唇角微微向上。

    良好的相处气氛,良好的氛围,良好的沟通和相处,结婚的第一夜两个人并没有睡到一起,这是纪瞻提出来的,他说觉得了解的还不够深入,这种事情还是不急来的好,倒是把唐真给说的一愣一愣的,都结婚了……

    她承认自己多少是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那种感觉来的太强烈,就像是……就像是追星,你有过喜欢的明星吧,看的第一眼就觉得他是对的,越来越迷,越来越失去自我,但是这种迷恋也会有一天会清醒过来的,她有些不确定,但更多的还是窃喜。

    她就像是一只小老鼠,将吃的拢进自己的怀里,她已经成功偷到了,接下来就是怎么吃。

    唐真没料到纪瞻会这样说,因为他们都是成年男女,都有独立的思想,大家的思想都足够的成熟,但是她要承认,这一刻的纪瞻她偏爱,他的模样很可爱。

    许是她凝望他的时间有些长,纪瞻有些不太习惯,动了动,装作起身去洗了水果,然后端出来让她吃。

    新的一天是从自己的床上醒来的,他家的床睡起来很舒服,唐真从床上爬起来,她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喊纪瞻起床?早餐自己应该给做的,他还要上班。

    等她梳洗好,从房间里出来,他正端着碗筷放到桌子上。

    “醒了,洗洗脸可以准备吃饭了,不知道你都喜欢吃什么。”

    唐真的视线落在桌子上,她心里原本的计划是,做上一锅粥,出去买点早点,可以是油条可以是甜饼更可以是馒头或者是其他的主食,但不包括他弄出来的这一桌子东西,他是怎么变出来的?

    她有些不太习惯,真的不太习惯。

    感觉很假?

    就是不真实,这个男人对她太好了,就因为这种好让她觉得不靠谱,难不成这就是猎人为了捕猎到猎物下的饵?不是说男人结婚前都是一套一套的嘛,可能他们还没有更加熟悉,也许留到以后,他慢慢就变了。

    “都是你做的……?”

    纪瞻朝她微笑,当然不是,他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准备这些,皱是他煮的,其他都是他去买的,楼下很方便的,应有尽有。

    “买的。”

    唐真想,就算是买的,她也很感动了好不好,纪瞻这这样子,还能给其他的男人留点活路了吗?

    这样真的就不是很好。

    “我觉得……”纪瞻赶时间,他坐了下来就动了筷子,倒是唐真一直在出神,纪瞻咬了一口花卷说着话,唐真迷迷糊糊的看过来,因为明显他就是有话要说,纪瞻揶揄道:“你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我好感动,真不是我做的,我就随手煮了点粥……”事实上他并没有做什么,将水和米放入锅子里的。

    唐真没结过婚,但是她也知道,人都是有惰性的,就好像是以前的自己,上班之前是不会起床的,就想多睡一分钟,其实这一分钟能起什么作用,但那时候对她来说作用似乎很大,好在她后来都改掉了,改不掉也不行,每天总躺,她都害怕了,宁愿勤快一些。

    “是很感动,觉得你太完美了。”

    纪瞻摸摸下巴:“我完美?”

    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样高级的字眼来形容他,真是第一次收到。

    “就因为我下楼买了这些吃的?”他突然之间觉得女人好像真的好哄的样子,你看就是这样简单的一顿,她就感动的无以复加。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有人这样对我,还是个男人比较感动的多,要是做的次数多了,也许就习以为常了,觉得应该的了。”唐真想,可能都是这样的吧,一开始会很感动,时间一长,就像是你喜欢吃一道菜,每天吃每天吃,早晚都会有吃腻的时候。

    “你还真是怕我每天对着你献殷勤。”

    唐真笑笑。

    纪瞻吃过早饭就得上班了,唐真现在对工作实在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工作不好找,她也不太习惯别人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她,更加不希望对方会说一些她多可怜之类的话,所以现在干脆就做自由职业,具体想做什么,她还没想好,现在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我去上班了。”

    纪瞻拿着包,他的心微微的有些不舍,你看时间过的就是这样的快,昨天晚上他们都睡的很晚,因为他想多预留一些时间出来和她相处,上床之后他告诉自己,要早点睡,这样明天才能早点起来,早起来就能多看两眼,但看了两眼之后又希望多看三四眼,现在依旧没有看够。

    唐真慢半拍的跟着纪瞻走出了屋子里,她脚上还穿着拖鞋。

    “你这是……”纪瞻有些欣喜,唐真跟着他动,他没有出声阻止,他是希望她送自己的,至少这一路上还有一点时间相处。

    唐真听见他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神情有些窘迫,但还是淡定住。

    “我送你去上班,我现在没有工作,就麻烦纪先生先养我一些时间了,我为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个所谓的力所能及就是为他当当司机之类的。

    “我的荣幸。”

    唐真走在纪瞻的身后,纪瞻走在前面,他的背很宽,明明就穿着衣服,她却觉得自己的男人背部线条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