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0章 瓮中捉鳖(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舞乐院的休沐日,孟玉溪如约而至。

    此时的赵茜已经可以慢慢走上一炷香的功夫,面色也红润了起来,听风左脸上的伤并不大严重,大半的脓肿都已经消退,还有零星几个坑洼的红包,右边的面上则是要更严重一些。

    孟玉溪瞧着是心中欢喜,偎在老夫人的怀中说话是香软甜糯,就如同吃了蜜糖一样,心中也是喜滋滋的。其实原本的孟玉溪是并未如此娇缠老夫人的,大约是失去过后才格外懂得珍惜,让祖母伤了的,更是有自己信任的表姐的手笔,嗅着老夫人身上熟悉的淡淡的如是我闻的味道,孟玉溪的眼圈一红,脑袋埋在了老夫人的怀中。

    赵茜并不知道孟玉溪的眼眶发红,搂住了孟玉溪笑着说道:“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怕你嫂子笑话。”

    “嫂子才不会笑话我。”孟玉溪隔着布料,瓮声瓮气地说道。

    孟玉溪很是缠着祖母说了会话,才离开了房间。一想到等会要见到柳莲安,心中是说不出的难过。

    孟舒志又吩咐了孟玉溪几句,到了末了孟玉溪准备去寻柳莲安的时候,杜莹然反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理了理孟玉溪的的衣袖,柔声说道:“也知道她做了什么了,若是真的懒得同她周旋,撕破了脸也不怕的。”

    孟玉溪低声说道:“我也想要听听她说些什么。”

    孟玉溪踏入了柳莲安的房门,一瞬间有些神色恍惚,上次进来时候和这一次进来的心绪是天壤之别,或许这一次是她最后一次来见表姐了。

    “玉溪。”柳莲安笑盈盈站了起来,她缓缓走了过来。

    孟玉溪看着柳莲安,她穿着的是一袭浅杏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翠绿的青竹,青竹竹叶繁茂,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盈盈一握的纤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说出的雅致,她的面色红润,唇不涂而丹,指甲上是新染的丹寇,十指纤纤如葱根。

    柳莲安见着孟玉溪看着自己的手指,笑着说道:“我啊在屋子里带着也是怪闷的,就自己用凤仙花涂了丹寇,好看不好看?”

    “你身上没事了。”孟玉溪说道。

    “没事了。”柳莲安说道,“昨个儿脚上的伤已经差不多了,多休养了一日,今日里走路已经好了。至于说是舌头上的伤……”柳莲安想到之前自己平白受的罪,身上打了一个寒噤,不想去回想口中含着烈酒时候那种疼痛自舌尖扩散的感觉,“舌头上的伤也好了。”

    孟玉溪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沉默地并不言语,柳莲安见着孟玉溪并没有说话的意图,今日里的孟玉溪也是沉沉闷闷地,就柔声说道:“怎么瞧你兴致不高的样子,有谁给你不痛快了?”

    给自己不痛快的不就是眼前人?孟玉溪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几日一直在想你上次同我说的话,甚至好几次都想要和哥哥说。”

    “只是我的揣测,你和表哥说了?”柳莲安试探性地开口。

    “并没有。”孟玉溪摇头。

    柳莲安小声说道:“其实我这几日也在想,是不是我误会了表嫂,我想……”柳莲安说道,“我想和表嫂私下里谈一谈!”柳莲安抬起了头,面容是说不出的镇定,原本飘忽不定的眼神定定地看着孟玉溪,就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柳莲安说道:“平妻的事情,我和表嫂解释清楚,让表嫂知道,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思,不必嫉恨于我。”

    头几句话还说着是不是误会了表嫂,后面的话语已经给杜莹然定了性。孟玉溪的心中凉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你想和嫂子说这些?”

    “恩。”柳莲安点点头,双颊有些晕红,点点头说道:“今日里花园风光正好,水廊之中,我和嫂子聊一聊。”说完了之后,柳莲安对着孟玉溪小声说道:“不过我还是有些怕,我说的话会不会惹怒了表嫂。”

    孟玉溪的神情木然,“有些话,你既然决定了要说,早晚都要说了。”

    柳莲安只觉得孟玉溪的话有些奇怪,但是到底孟玉溪是同意了自己的说辞,心中一喜,接着说道:“你等会别走远了好不好。”柳莲安小声说道,“单独和表嫂说话,我有些怕,但是你像是你说的,我已经决定了要说,早晚要和表嫂说清楚的。”

    “好。”孟玉溪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低低地说道。

    ***************************************************************************************************************

    柳莲安独自出现了院门口,她行的很慢,姿态窈窕,敞开的院门可以看到树下石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