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勿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

    顾言廷发现他和唐易好久没吵架了。

    这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维维被周昊正式接回了家里。顾言廷在之前就把工作的事情落实好了——华元在T城设立了办事处,他成了办事处的光杆司令,虽然每天的工作量巨大,但是自由度却相当高。于是给唐易和维维当了三个多月的保姆厨娘兼司机。

    然而即便这样,当着孩子的面俩人也没少斗嘴。

    一般情况下不管什么缘由引起的家庭大战都会以唐易的胜利告终。当然顾言廷是有意让着对方的,因为唐易每次得胜后都会好脾气的配合他这样那样,不管出于补偿心理还是纯粹高兴所致,顾言廷都很开心的用面子换了里子。

    但是自从维维被接走后,唐易就不跟他吵了。

    有时候他故意犯懒丢只臭袜子在沙发上,或者换下的裤子不放洗衣篮里,而是直接丢在卧室的地板上,唐易竟然都没出声,反而看一眼就默默地给他收了。

    刚开始的时候顾言廷还挺幸福,第二次第三次,他心里就开始打鼓了。等第四次第五次的时候,他忽然虎躯一震,脑子里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推测——比起甜蜜蜜的夫夫甜宠生活来,这明明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这个念头刚出来的时候他正在公司写一份报告,小小的念头飞速的在他脑子里扎根发芽,不过须臾就枝繁叶茂的占据了他的脑容量。顾言廷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后面色惊恐的赶紧往回奔,连脑门上的汗都要拼出一行大字“唐易要和他散伙”。

    家里收拾的很干净,玄关的鞋都被收到了鞋柜里。沙发罩被抻的没有一丝褶皱,垃圾筐里的东西也都收走了。顾言廷有些恍惚,明明是他自己收拾的,这会儿硬是看出了一股不寻常来,哪哪都觉得透着危险的气息。

    他抹了把汗,忙一溜小跑着进了卧室。他们俩的证件都放在床头柜的一个透明小盒子里。顾言廷手忙脚乱的把东西都扒拉到床上,透明盒子抖了个底朝天,等东西都七零八落的掉出来之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心跳都要停了。

    ——唐易的身份证和护照都不在!

    怎么会不在呢?已经随身带着了?还是藏到什么别的地方去了?唐易会不会今天就不回来了?

    淡定,冷静!

    顾言廷吓的愣了愣神之后,反而镇静下来了,一边飞快的回想着早上的情节片段看有没有异常的地方,一边拨着唐易的手机号。

    电话在他忐忑的回想中很快接通,唐易带笑的声音从电话线那头传过来,似乎心情很好,“言廷?怎么了?”

    “啊没事,”顾言廷轻咳了一声,小心的捂着手机说,“你现在忙吗?”

    “不忙。”唐易笑了笑。

    “……哦,”顾言廷顿了顿,嗯嗯啊啊的闲扯了半天后才装作不经意的问,“你身份证呢?我今天收拾屋子没看见。”

    他的口气略急促,说完后紧张的呼吸都不会了。

    好在唐易说的很痛快,“在那个黑色包里,我昨天刚放进去。”

    黑色的包是顾言廷上次送给唐易的,唐易不常用,更别说往里放什么身份证□□的。顾言廷套出话来无比高兴,松了口气的同时脑海里也窜出了一个小人指着他哈哈大笑,幸灾乐祸看跟傻愣子似的。

    不过一会儿却又冒出另一个小人,一脸紧张的循循教导,“顾言廷啊顾言廷,你可不能大意了啊,唐易今天没走不代表以后不会走啊,要不然好端端的收拾证件干什么啊?你忘了当初你们怎么分手的了?”

    顾言廷挫了挫牙,叹了口气。

    怎么能忘了呢?唐易分手最痛快了,说分就分。拿好证件和钱包不等他消化消化就麻利儿的走了。衣服不要了,床单被褥不要了,什么财产存款也都不要了,分分钟潇洒走一回的节奏。

    顾言廷不知道是自己反射弧长,还是那场手起刀落的唐易式分手给他留下了后遗症。

    他是真怕了。别人家闹分手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先来前奏再来正戏最后奔高|潮。可是唐易不会啊。他要是过的不满意,随时收拾收拾拿着证件就走了呢。

    脑海里紧张兮兮一脑门汗的小人胜利,顾言廷一拍脑袋,十分机智的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把俩人的证件一块放进了袋子里,然后满家找了一圈后,放到了一个唐易绝对想不到的地方。

    没有证件等于唐易坐不了车乘不了飞机住不了酒店……要是唐易生气了他只要冲上去嘿嘿嘿就好了。顾言廷十分傲娇的给自己点了个赞,又回想了连日来自己种种“罪恶”危险的行径,本着立功赎罪的念头开始了大扫除。

    于是唐易从公司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了在飘满了整个阳台的一长排内裤,其中还有几个T-back……

    “顾言廷,”唐易连包都没放下,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

    顾言廷刚把菜摆好,见唐易的表情心里飘了一下。他心里高兴的不行,脸上却还端着,一直走到唐易跟前才应了声,“嗯?”

    唐易慢慢吸了口气,漂亮的眼睛慢慢移到他的脸上,难以置信的问,“你是对着它们,撸出了一个大兴安岭吗?”

    “……”

    顾言廷愣了愣,“谁撸了?我没啊,我哪……”他顺着唐易的目光往阳台看了看,顿了顿,“我就是把咱家内裤都洗了一遍。”

    “……”唐易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他很快把这事放到了一边,而是说起了另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我明天就不去公司了,先去胖子那帮个忙,中午咱吃完饭直接去机场。”

    顾言廷懵了一下,“去机场?”

    “对啊,”唐易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是上周定的这个周末去西安吗?对了,你一会儿别忘了把你的身份证也放那个黑色包里,明天出门带着。”

    顾言廷站在原地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恍恍惚惚的想了起来,西安?对啊,他和唐易要去西安然后去敦煌来着,所以把狗放他爸妈那了。只是这两天他心里想的乱七八糟有点多,把这事给忘了。

    顾言廷松了口气,转过身的时候忽然愣了愣。

    他把他和唐易的身份证都放起来了。可是……那个唐易绝对想不到的地方,是哪里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