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楔子

    穹岳京都焕城

    初秋的日头,热烈得不输盛夏的骄阳,谁都怕被这秋老虎灼伤,街上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茶楼酒肆这般纳凉聊天的好地方,自然另当别论了。如今国泰民安,圣上贤明,既无战乱也无饥荒,百姓太闲了,总要找点事情打发时间。

    如今并非乱世,自然出不了什么盖世英雄的故事,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听多了,甚是无趣。即使如此,茶楼里生意依旧红火,因为有些话题,即使已讨论了十六年了,热度依旧不减。

    例如,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三位千金。

    她们分别是,镇国将军府上,数百年来仅得的这么唯一一位千金,整个夙氏家族的心肝宝贝,夙素姑娘。丞相家中,龙凤双骄之一,楼相的掌上明珠,楼辰小姐。还有一位,便是自小不在宫中长大,却最得穹岳帝宠爱的燕甯公主。

    三位千金各有拥趸,今天争吵的焦点,就是三位究竟谁姿容更胜一筹。

    众人吵得脸红脖子粗,口沫横飞,第一次随着父亲出来跑买卖的少年,听得目瞪口呆,心痒难耐,最后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那三位小姐,在哪能见到?”这世上真有他们说得这样的美人么?他也好想见见啊!

    “见?”刚才还说得热火朝天的众人皆顿了一下,怪异地看了那少年一眼,哼哼道:“想得美,谁有那荣幸见过!”

    “啊?”少年傻眼了,喃喃道:“那你们怎么知道三位姑娘美若天仙,倾国倾城……”

    “母亲长得美,女儿自然也跟着美啦!”

    “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没听说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

    “三位小姐天生丽质,美自然是不必说的,区别只是美到何种境界而已!”

    “就是,就是。”

    一下子被整个茶楼的人奚落,少年不高兴了,脸涨得通红,但又不敢反驳群情激奋的众人,就此闭嘴又不甘心,嚷道:“长得美有什么了不起的,女子重才情!那三位千金有何过人才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哪样拿得出手,你们说说啊!”

    坐在少年旁边一桌的老汉,一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嗤笑道:“这些粗浅的东西,三位小姐肯定早已是信手捏来,不屑一顾了,还有更多厉害的才能,是你没见识过的。”

    少年被话堵得脖子都红了,急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厉害法?”

    众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竟齐声笑道:“谁知道!”

    少年都想哭了,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说得这么开心?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少年的父亲摇摇头,心里不止一次感叹,京城的人,真是奇葩。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既没见过人家姑娘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人家姑娘的才情,更不知人家姑娘的性情,光靠着自己的臆想,也能聊得热火朝天,吵得火花四射。

    这实在也不能怪京城的老百姓们,当年青家三姝名扬天下,被皓月当做“礼物”送到穹岳,顶着这样的身份,仍是俘获了穹岳最有权势的三个男人的心,这么多年来,楼相夫人青灵不知帮刑部解开了多少尸体上的谜团,将军夫人青末训练出的“苍鹰”,不仅在夙家军中是无敌的存在,更让各国将帅闻风丧胆。清妃青枫虽是后妃之一,却特立独行,在宫外打造了一个无人打扰的人间仙境,后拜在鬼医门下,成为鬼医关门弟子。

    这样传奇的女子,她们的女儿,众人能不好奇么?!

    只是不知三位青家小姐是不是当年被盛名所累,心有余悸,不想自家女儿再重蹈覆辙,将女儿藏得比什么都深,完全隔绝了全城百姓探究的目光。这世间的人就是这样,你越是捂得紧,他就越是好奇,越是未知,就越是期待。

    关于三位千金的事情,哪怕只是些蛛丝马迹,也会被无数次揣摩、放大,然后传播,毕竟老百姓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于是就造就了现下这般奇景。不知三位夫人有没有后悔……

    那么令全城百姓心心念念,饱含着无限神秘色彩的三位千金,此刻,又在做些什么呢?是绣花还是扑蝶?吟诗作对还是对弈抚琴?初秋的午后,偌大的一方庭院里,三名年轻女子坐在一棵大树下乘凉,三人都长得极美,却又各有不同,坐在最靠门边的女子,一身青白衣衫,面色沉静如水,沉默的擦拭着手中的薄刃,那软剑薄入蝉翼,却是锋利无比。

    她身侧的红衣女子与她又是大不相同,绯红的衣衫衬得她面容娇艳,眉心间一颗朱砂痣,更是红艳似火,她坐姿挺拔,眉宇间英姿飒爽,周身透着一股贵气,相比之下,她身边的白衣女子就懒散得多了,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茶,猫一般的眼睛里带着算计的笑,而她毫不掩饰,“辰姐姐,甯姐姐,再过几天,就是我十六岁生辰了,你们……没有什么表示吗?”

    红衣女子看向她,爽快的问道:“你想要什么表示?”

    “哎呀,送什么都是你们的心意,哪有让寿星自己提出要什么礼物的?”

    “心意?”燕甯蹙了蹙眉,不过很快回道:“这简单。”

    看她竟然真的不再问,夙素心下有些急了,话锋一转:“不过呢……我这么善解人意,是不会让两位姐姐伤脑筋的。我就勉为其难提要求吧。”

    早知道她有所求,燕甯笑道:“说吧。”

    “咳咳。”假意咳了两声,夙素扬声说道:“我想要……”那尾音拖得长长的,半天也没有下一句,燕甯一脸的不耐:“说!”

    夙素吐吐舌头,回道:“我要琳琅夜明珠。”

    燕甯皱眉:“你要它作甚?”

    夙素嘿嘿一笑,也不作答,坐在一旁拭剑的人冷冷地开了口:“怕是把军房里的夜明珠弄坏了,想找来充数吧。”夙家的军房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