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3 乔安厉少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于晴道:“还好还好,至少不是乔安姐被拒绝。”

    Ada哼出一声,“你懂个屁!媒体是什么东西?明天的头条肯定是:乔安情陷厉氏兄弟感情漩涡,摇摆不定!”

    “……”于晴无话可说。

    以媒体的编排,要么就是这个话题,要么就是比这更劲爆的话题堕。

    乔安只突然幽幽的道:“十年前……就是他。”

    “什么?”于晴和Ada一起开口。

    她眼眶微微泛红,“十年前,让我怀孕的那个人,就是他。如果是你们,你们俩会答应他的求婚么?”

    “……”于晴和Ada震惊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后,竟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得出来。

    好一会儿,于晴才轻轻的,试探的开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厉少看起来不像那种坏人。”

    乔安也不知道,只是摇摇头。

    只是……

    他确实不是个坏人。只不过,十年前的事,她心里终归有些耿耿于怀。

    Ada一行人把乔安送回家里。

    一路上Ada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那些媒体又都是不能得罪的,她只得赔着笑脸一个个说暂时还不知道情况,最后也耐不住轰炸,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乔安回去第一时间也是关机,顺便拔了电话线。

    否则,电话轰炸迟早要炸得她精神衰弱。

    ..........

    厉泽楷打电话找乔安,找不到人,只得把电话打到于晴这儿。

    他问于晴乔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从昨天就已经不对劲。

    今晚拒绝他时,整个人更是不对劲。

    于晴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厉泽楷没耐心,吼了于晴两句,于晴眼一闭,心一横,直接说了乔安知道十年前的事了。

    厉泽楷在那边开车,听到于晴这么说,车‘吱——’的一声刺耳的响,猛地停了下来。

    急刹车,停在大马路中央,害后面的车差点追尾。后车的人探出头来骂娘,他猛然回神,重新加速,冲入繁华的车流中。

    沈韵伶看了新闻,赶紧打电话过来。

    厉泽楷接了。

    就听到厉夫人在那边气恼的道:“你这小子,我和你说了,要结婚也得和我们商量,打个招呼。现在好了,去求婚吧,出洋相了吧?”

    厉泽楷心烦意乱,“妈,您儿子现在是求婚被拒绝,相当于失恋。您能不挑这时候幸灾乐祸么?”

    “谁让你不听我的。这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大家都在看你笑话呢!你伯母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了,我都没敢接。”

    “别接了,这是我和乔安的事,你们都别操心了。我挂了。”

    厉泽楷也没管厉夫人在那边要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

    这边。

    乔安疲倦的躺在沙发上,听着歌。她一直在想和他怎么开口谈十年前的事,就在此门,门被拍得‘啪啪’作响。

    她愣了一瞬,从沙发上坐起身来。

    走到门口,手才搭在门把上,门就已经被人从外蓦地推开。

    厉泽楷用钥匙从外面将门打开了。

    两个人,四目对上,皆是怔忡一瞬。厉泽楷沉沉的看她一眼,下一瞬,忽然走近,两手捧住她的脸,就那么霸道、强势的吻了下去。

    “唔……”

    乔安挣扎一瞬,他的舌借此探进口腔里,缠绵的吮住她的。

    他很用力,甚至算得上是粗暴。就好像要将她整个人就此吞入腹中一样。

    好像自己不这么做,她就会消失那样。

    “厉泽楷,你放开我……”

    乔安好不容易从他唇间挣脱开,可是,才有喘息的空间,他便又缠了上来。

    乔安恼火,一口狠狠咬在他唇上。

    没留情。他下唇一下子

    就渗出血来。

    吃了痛,厉泽楷退后一步,气喘吁吁的盯着她。

    她也盯着他。

    “十年前的事……你怎么想?”厉泽楷率先开口。

    乔安咬着唇,不说话。

    十年前的事,她心有怨气,是必然的。而且,怨了了整整十年。她更没想过,那个人可能是他。

    一个爱的人,忽然变成一个自己心里耿耿于怀,介意了整整十年的人,这种冲击力,可想而知。

    “乔安,十年前……我并不知道会出现让你怀孕,最后……我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意外。”他也一样懊恼。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绝不会让这种意外再发生!

    “如果那时候你来找我,告诉我你怀孕了,我会豪不犹豫的对你负责。也许,那时的我们,就已经结婚了。”

    负责?

    乔安咬唇,有些轻恼的瞪他,“那时候谁让你负责了?”

    “好,就算那时候我们都还小,不提负责的事。可现在,我也要对你负责。我想补偿你,想疼爱你,想娶你!”厉泽楷走近她,“乔安,十年前的事,我和你道歉。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我们可以重新相遇,就是一种缘分。我们何不珍惜?你嫁给我,就算给我一个永远补偿你、为你终生负责的机会,不可以么?”

    这男人!

    这算是表白么?这能算是求婚么?

    一口一个补偿,一口一个负责,她到底是要他负哪门子责?

    乔安心里本就有怨气,他这么一说,她更懊恼。

    “你走,我现在想冷静一下,不想和你说话!”负责负责!谁要他因为负责而娶自己的?

    “我绝不会走。除非你现在就答应嫁给我!否则,我从今天起,就在这里住下了!”

    “你少耍赖了!”

    厉泽楷捏着她的下颔,将她脸抬起来,“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当众拒绝我,让我非常没有面子?如果我今天没把你搞定,连我妈都会瞧不起我!”

    乔安快气疯了,“你厉少不是很会玩么?今天的事,就当玩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游戏,不就好了。我都玩得起,你厉少不会玩不起!”

    厉泽楷眉心一皱,神色阴郁了些,盯着她,“我玩不起!”

    乔安一怔。要出口的更多话,反倒是卡住了,说不出来。

    不过……如果他刚刚敢说他真的玩得起,那她可能会和他拼了。

    “乔安,我是诚心诚意想要娶你,婚姻不是游戏,我也玩不起!”厉泽楷开口。这时候的他,比起任何时候都要来得认真,“你玩得起,是你的事,可我对你……从来都是认真的。”

    乔安心里一疼。

    很想告诉他,其实,她也玩不起。

    就是因为玩不起,所以这般耿耿于怀,这般小心翼翼。

    “十年前的事,我应该郑重的和你道歉。但是,时间无法回溯到过去,我如今唯一能做的,只是保证你现在的幸福已经将来的幸福。”

    乔安心里晃动得厉害。

    其实,她不是个愚蠢的人。不会拿着十年前的事揪着不放。

    只是……

    “那……你以前确实说过不想结婚。而前两天,忽然和我提结婚的事,以及今天的求婚……”乔安停顿了一下,轻吁口气,才继续道:“是不是因为知道十年前的事后而觉得对我亏欠,想补偿我?”

    厉泽楷苦涩一笑,“原来你是这么以为的?所以……我对你的感情,你用心体会不到么?”

    她动动唇,想说什么,可终究又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最后……

    厉泽楷到底还是离开了。

    也许……

    彼此静一静,是好事。

    ..........

    从那天,厉泽楷离开之后,乔安很长一段时间再没有见过他。

    他就像突然失踪了一样,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

    他们俩的新闻,吵得铺天盖地。他却从未出面回应过一次。

    当然,也从没有在媒体面前露过面了。

    乔安想,可能,他们俩之间就这样结束了吧!

    十年前,那样的开始,如今再结束,竟然就这样平静,安宁。

    只是……

    唯有时不时疼痛的心,会不断的提醒她,这段感情,在她心里,没办法像以前对待厉连城那样潇洒的抹去。

    半个月后的清晨。

    乔安醒过来,吐了。吐得昏天地暗。

    最近身体状况很糟糕。晚上经常失眠,白天就会头晕,胃口也很差,现在又开始吐。

    于晴吓得不行,怕她生了什么重病。毕竟这半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整整瘦了6斤。

    临时取消所有行程,通知了医院,赶紧载着她过去做全身体检。

    乔安整个人懒洋洋的,精神很差。

    做全身体检的时候,于晴陪前陪后,心里也始终是空荡荡的。

    偶尔,看到一边小夫妻小情侣的恩爱样子,便走了神。说不出的羡慕。

    到了她,从肠胃科检查下来,什么事都没有。最后,检查到妇科,一查,竟然是怀孕了。

    乔安有些懵。

    于晴却激动得瞪大眼,“您说什么?怀孕?!”

    “是,就是怀孕。”

    于晴乐得直蹦,“乔安姐,恭喜你!你要做妈妈了!”

    乔安拿着检查单,有些怔忡的看着那黑白的小点点。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医生以前说她难以再受孕,所以,和厉泽楷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从没有想过避孕这事儿。

    可是,眼下,和厉泽楷分开了,却又有了他的孩子。

    这种感觉,像是上帝在给她开玩笑一样。

    坐了保姆车,回家。

    一路上,于晴特别的开心,就好像孩子是她的一样。

    “乔安姐,医生说你现在身体不太好,所以要好好养着。我回头和Ada姐说,你要慢慢休息。”

    “……嗯。”

    “等你哪天空的时候,我们去给小宝宝买衣服和推车吧。虽然现在才2个月大,可是,再八个月就要生了。”

    乔安闭着眼,在想事情。

    脑子里,很乱。

    于晴看她一眼,叹口气,又道:“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找到孩子的爸爸。”

    乔安闭上的睫毛颤栗了下。她始终没有开口。

    .........................................

    晚上。

    乔安做了噩梦,半夜惊醒。

    梦里,自己一个人满身是血的睡在桥洞里。

    醒过来时,背上一片冷汗,浑身冰凉。她摸了摸小腹,还是紧张。

    虽然已经确定不是宫外孕,但是,毕竟有过一次大出血命悬一线的经历,所以,如今多少还是有些害怕。

    起身,去厨房倒水。

    满室的空荡,让她觉得说不出的孤单。这种时候,如果他在的话……

    想到这,自己摇摇头,打住。逼着自己不去想。

    想这种事,总会让自己变得非常脆弱,非常可怜。

    正这会儿的时候,座机乍然响起。

    这么晚,怎么还会有人给自己打电话?

    知道家里座机号码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乔安放下茶,把电话接了。

    “喂,你好。”

    “乔安小姐,麻烦你开个门吧。”

    这声音……

    乔安一听,便听出来了。宋羽。

    “怎么了?”

    “你快别问了。先开门吧,我就在你门口。”

    乔安想了想,把电话挂了,背了件外套,把门打开。

    门口的人,让她怔愣住。

    不止有宋羽。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