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章 纠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仙蕙醒来的时候,已经半夜,睁眼入帘一片橘红色摇曳烛光。

    “醒了?”高宸坐在床边,像是守候多时,低头对她微微一笑,“太医说你约摸这会儿就能醒来,还挺准的。”

    仙蕙还有点迷糊,反应慢,轻轻眨了眨眼。

    高宸笑了,“你这样子乖乖的,倒是可爱。”抚摸她的额头,宽慰她,“放心,那蛇不是剧毒之蛇,只是寻常的青皮蛇罢了。只不过窝了一个冬天,毒液存得有点多,所以把你给咬晕了过去。往后连着喝几天清热解毒的汤药,养一养,很快就会好的。”

    仙蕙望着他,眼睛潮湿,睫毛上挂了一粒粒小小泪珠。

    “怎么还哭鼻子?”高宸笑道。

    仙蕙觉得心里堵得慌。

    就在他为自己吸蛇毒的前一刻,自己还有一丝怀疑,是不是他又找了陆涧过来?并且还亲口问他了。

    可是后来,他居然……,不顾危险,亲自替自己吸了蛇毒。

    想想都是自己太草木皆兵,疑神疑鬼了。这世上,哪有人故意找了情敌和老婆相会,再公诸于众的?图什么啊?他是皇帝,想要捏死自己和陆涧都容易,根本就犯不着。

    他若不是真心待自己,又怎么可能替自己吸了蛇毒?毒是不能作假的。

    看来,他从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别胡思乱想的。”高宸看着她转动的眼珠子,叮嘱道:“好好养着。”

    仙蕙轻轻点头,悄悄握住了他的手,“今天,你太危险……”想说感激的话,又觉得不是一句谢谢能表达的,反倒卡了壳。

    “谁让你是朕的皇后?”高宸最近真的改变了很多,比如面对她的时候,眼里和脸上总是时常带着笑容,还开了一句玩笑,“朕可不想守寡。”

    一句话,倒是真的把仙蕙的眼泪给勾出来。

    从古至今,哪有皇帝守寡做鳏夫的?对于皇帝来说,甚至对于稍有权势的男人来说,女人是永远不缺的,他根本就不用担心所谓守寡!这么说,不过是……

    “你真傻。”仙蕙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眼泪汹汹的,“我……,我害怕。”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怕这只是昙花一现,你以后……,就不对我这么好了。那……、那我该多伤心啊。”

    “朕以后,对你和今天一样好。”高宸说着温柔的情话,却更像是承诺,低头去亲吻她的脸,吻干那些咸咸的泪水,“别哭了,你……”想着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又不好说,只能继续开玩笑,“你再这么哭下去,等会儿你爹娘进宫一看,还以为是朕打了你呢。”

    “呸!”仙蕙破涕为笑,“我家的人,就那么不讲道理啊。”

    “难说啊。”高宸故意道:“有个不讲理的女儿,爹娘估计也……”

    “不许胡说!”仙蕙笑着捏他的腰,眉眼弯弯,眸子好似夜幕中的一片湖水星光,闪着愉悦欢喜的光芒,让人怦然心动。

    比如高宸,此刻就有些看得怔住了。

    那个曾经灵动如珠的她,那个笑起来就让人心生愉悦的她,那个快乐能够轻易感染别人的她,----像失而复得的瑰宝一样,又回来了。

    “对了。”仙蕙笑了一阵,问道:“陆涧呢?你有没有把他送走?”

    高宸不由嘴角微翘。

    她眼神清澈似水,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怀疑和不信任,全心全意的信赖自己,认定自己会处理好陆涧的事。如此看来,她算是真的放下了心结。

    不,或许还要再补上最后一点。

    “让你见两个人。”高宸道。

    仙蕙疑惑,“什么人?”

    高宸不语,然后让人办了绡纱屏风做隔断,接着有两个人被领了进来。像是早就已经得了吩咐,静静站在绡纱后面不言不语,任人打量。

    绡纱屏风乃是特制,专门用来回避人,但有可以方便的往面看的。

    仙蕙仔细瞧了瞧,不由惊骇!这两个……,不就是当初燕王身边的近侍吗?听说是什么武功高手,一直保护燕王的。也就是说,燕王的脑袋在就在高宸手上,所谓谋反,所谓逼宫,都在高宸的掌握之中。

    即便那时候,金叶不杀了燕王,这两个近侍也会杀了燕王。

    所以,当初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

    “退下,送走。”高宸下了两个命令,然后才道:“当年燕王死了以后,朕便让此二人远离京城,去了偏远之地。如今千里迢迢让他们进宫一趟,就是为了让你亲眼目睹,免得单凭朕一张嘴,说了也是不足为信。”

    仙蕙点点头道:“我以后再也不怀疑你了。”

    高宸缓缓勾起嘴角,“那你相信,当初我故意伤透了你的心,把你送走,再让你遇到陆涧,是真的为你后半辈子打算吗?”

    “我信。”仙蕙哽咽道。

    高宸笑了笑,“因为我怕自己逼宫失败死了,你会一辈子忘不了我,一辈子不嫁人,永远的孤独终老。”有些自嘲,“很傻,对不对?”

    “不。”仙蕙紧紧搂着他,“你不傻,只是……,当初我不信你会那么好。”

    ******

    “皇后病了?”怀思王妃问道。

    “是。”宫女回话,“不过凤仪宫的宫人口风很紧,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什么病。”

    怀思王妃轻笑,邵仙蕙能有什么病?装病吧。

    从猎场就开始晕倒了,亲眼看着皇帝抱着她一路回了行宫。估计当时就被旧日情郎给吓坏了,不敢说话,也不敢分辩,也只剩下装晕倒一条路了。

    可惜皇帝恋着她,竟然没有盛怒之下直接处死她!

    “娘娘。”宫女又道:“听说,那个送进西林猎场的小太监,已经被皇上送交慎刑司,现在打探不出任何消息。”

    “哦?慎刑司。”怀思王妃一向冷漠的眼睛里,露出些许笑容,“看来有得热闹看了。”

    她断断没有想到,热闹是有的,不过最后会落在她的身上。

    高宸的确是把陆涧送到了慎刑司,但只是送去,为了不要打草惊蛇而已。因为尽管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既然找来陆涧,又让陆涧遇到仙蕙,肯定就是为了让自己对仙蕙动怒,当然要顺着对方的思路来。

    第二天,仙蕙又睡了一觉起来,喝了药,吃了饭,精神好多了。

    高宸这才问道:“当时你怎么会想着去林子里?真的只是小峤临时起意?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就是小峤让去的。”仙蕙冷静下来,说道:“当然了,我不是怀疑小峤,她连陆涧是谁都不知道呢。但是,有没有可能……,小峤是别人唆使了?因为当时小峤很急切,非要抓一直火狐狸,我让她下马等你,她还老大不乐意呢。”

    自己当然也明白,一切过于巧合的事都难逃阴谋。

    高宸双目微眯,静静的思量了一阵。

    早在半个月前,自己刚带着仙蕙出来骑马按天,就得知消息,说是陆涧在江都失踪了。那时候,自己就怀疑是不是有人要捣鬼。只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大胆厉害,竟敢把陆涧送到行宫里来!

    平日里,要把一个大男人送到皇宫,再见到皇后,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而今天大家都在行宫,进进出出的人不少,自然有了可趁之机。但是出入行宫不受检查的人,都是皇亲国戚,都是自己的亲人啊。一个个挨次想去,父皇不会如此做,母后当然更加不会,长姐和小峤也……,没有道理会那样做。

    难道是大哥?他想故意让自己和皇后闹出绯闻?不,不可能!就算自己疑心重,不能完全相信大哥,他也没有这么做的动机,----因为皇后失德,对自己的帝位并无多大影响,大不了换一个皇后好了。

    本朝的皇后妃子都没有家世,无足轻重。

    再想下去,二嫂是一个寡妇,三嫂已经成了庶人,至于吕太妃和父皇的几位嫔妃,也没有理由设计这种阴谋,且没有那个本事。可是除了这些人,还有谁要算计仙蕙,又有力量把陆涧送进宫呢?竟然想不出旁人了。

    高宸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周峤找来问一通,换个地方下手,或许另有收获。未免她有抵触情绪不肯说真话,故意让太后传的人,且自己没有露面,只是躲在屏风后面偷听。

    “小峤。”周太后问道:“你昨儿怎么非要去打猎?是不是有什么缘故?”

    “没。”周峤进门低着头,“没有,就是我一时淘气兴起而已,所幸四舅母无事,不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事情既然已经了结,还是不要平底再生波澜的好,不然算来算去,最后还是自己的错。

    周太后问道:“是不是那个淘气的奴才教唆你的?你说了,我给你换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