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NO.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嗯?这里是...】

    “呜啊啊啊啊啊!!!”

    没有一点点的防备,在我还来不及看清眼前这昏暗的陌生的景象前。来自于全身上下的令我措不及防的剧疼使我忍不住大声的痛吼起来。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发出这么大的声音,而且这声音是这么的沙哑。

    “啊啊啊啊嗄!!!”

    但是,依然没有能够让我稍微冷静下来思考的机会,全身上下那异样的感觉与撕心裂肺的巨痛再次冲击到了我的大脑,再度打断了我的思绪,脑袋再次空白一片,什么都想不到,忍不住拼命的吼叫,身体不受控制的拼命挣扎着。

    “啊啊啊啊...”

    “嗯?你居然还没有死啊,雁夜。”

    【什么?】

    “之前老夫明明亲眼看着你断气,正准备把你扔去当饲料,你怎么突然就活过来了?而且还发出那么有精神的惨叫。这真是有趣的情况呢。”

    “咳咳咳!!!”

    好像是因为吼得太切斯底里了的原因,干燥起来的喉咙传来的瘙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MD!!到底是谁在那里唧唧歪歪啊!!】

    虽然因为身体那莫名其妙但是却无时无刻刺激自己的巨痛,并没能听清那道阴沉的声音在哔哔什么,但是对于此时被痛苦折磨着的我来说,无异于另一种折磨。

    “但是如果是回光返照的未免也持续太久了。唔...”

    “罢了,你死了也罢,撑过去了也罢,反正老夫都不在意。”

    “既然活过来了,就再努力的撑一把吧,改造,差不多就完成了...”

    随着那道折磨我的声音慢慢的远去,这个世界似乎也随着安静了下来。

    “啊啊!!”

    “咳咳!!!”

    “好疼好疼啊!!”

    “啊!!!!”

    但是,很快的,席卷全身的痛楚再次让世界喧嚣了起来。

    一开始,还能很精神的痛呼,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与精神的疲惫让我逐渐叫不出声来,只能紧皱着眉头,喘着粗气,抬起抑制不住留出眼泪与口水的头,无言的看着这暗无天日的空间,在内心向世界发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能在每一分每一秒里接受着这无情的加诸于身上的疼痛,感受着因为这些疼痛对自己带来的影响,大脑一片混乱,连一丝注意力都集中不起来,根本无法进行系统的思考。

    我为什么要遭这种罪!

    那道声音的主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在这里,然后把什么东西插入我的血管中,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是靠着那些东西,我苟且的活着。

    一天,两天,还是三天,都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已经无法发出声音,无力的耸拉着因为不断出汗而臭熏熏的我即使想要自尽,也没有自尽的力气。

    【果然,应该一早就咬舌自尽才对。趁着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就这样做的话,就不用遭这种罪了。】

    然而,这个时候的我,即使是想要伸出舌头,张开嘴巴都是件如此奢侈的事情。而且,即使是自己有力气的时候,不受自己控制的不断抽搐着的自己又能做到吗?

    这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有一个好处,起码,已经麻木了的自己,终于能够稍微的无视身体上的痛楚稍微的用大脑来理清自己现在的状况了。

    雁夜,似乎是我现在的名字,起码,是这具身体的原本的主人的名字。但是,实际上,我却不是他。我很清楚的记得我是谁,是什么人。因为,我的名字并不是雁夜。而我,也不是说着日语的日本人,而是说着汉语的中国人。

    而我之所以能够明白这一点,还是因为那每隔一段时间为自己输液的阴沉的老头的关系整天都在耳边bilibili的原因。听久了,我才意识到,原来不是我听不清,而是因为这并不是我的母语,但是也是我熟悉的一门语言,毕竟自我开始接触电脑开始,这门语言便一直陪伴着我,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十四年。

    但是,对于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雁夜这个人,我完全没有印象,似乎一觉睡醒就变成这样了。

    措不及防的,就像是从一场噩梦中蓦然醒来一般。

    但是,对于我来说,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而应该是正在做噩梦才对。而且这噩梦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连五感都真实的感受到。

    【睡着的自己肯定被什么压着吧,肯定是调皮的侄女来喊自己起来吃饭,但是却发现自己毫无起来的迹象,于是便拿着许许多多的晾衣夹一个个的往自己的身上夹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早就疼醒了吧。】

    【这不是梦,而是残酷的现实啊。】

    虽然一百万个不愿意,但是现实终究是让我屈服了,这长久的折磨着我的现实。

    【这是对我的惩罚么。对无忧无虑没有危机感紧迫感麻木的活着自己的惩罚么,惩罚着我的不思进取与不负责任么。】

    浑浑噩噩的想着,现在的我,只希望,什么时候,这全身的巨疼能够把自己的脑袋折磨爆,让自己得以死去。

    原来,有时候死真的是那么的奢侈。原来,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