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京试在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怪杨谌有时候想不过来,大明朝的现状就是如此,文治占据首位武功却落得下乘,再加上一团槽的卫所制度,武人的地位被压的死死地。想明白的杨谌很干脆的不去想了,整日里和兄弟们一起嘻嘻呵呵的混在军营,也是乐得清闲。

    转眼开春,南方的春江水暖来的很早,春风一波比一波来的暖和,吹的杨谌和兄弟们坐在校场之上一个劲的打瞌睡,不过打瞌睡之余,手下弟兄们看着杨谌脸上青紫一片咯咯的低声嬉笑。

    杨谌还是很郁闷的,他与李络秀的“革命”还未成功,急的抱孩子的老两口坐不住了,不知从哪淘换的“春宫图”一本接一本的送。

    但是武技已练至化境的李络秀不是好那么被拿下的,稍有不慎反击系统便会条件反射般的瞬时启动,惊涛骇浪排山倒海的直接将杨谌干晕为止。都说革命之火纵有星火也终成燎原之势,但杨谌觉得是无望了,自己终将会倒在这漫漫的长征路上。

    杨谌回家了好多次,见到母亲和老叔总是泪眼朦胧的。杨母却不以为然,嫁出去的孩子,不,卖出去的孩子泼出去的水,她还是觉悟很高的,从来没有留杨谌过夜总是赶着他回去。

    相比之下,老和尚就洒脱的多了,不是给女香客谈文诵经就是要度化杨谌,气的杨谌总是变着法的戏弄他,老和尚被捉弄的无奈,阿弥陀佛说的次数就更多了。

    傍晚回家,杨谌提着从路边包子铺卖的大肉包悠然自得的来到门口,守卫兵丁也就是以前冲撞过他的俩人赶紧的迎了上来。杨谌现在和他们成了好朋友,每每回家总是给他俩带回些东西,不过大多数是包子,吃的他俩见到杨谌都有些想吐的冲动了。

    “姑爷回家了,嘿嘿,我给你叫门去!”

    “不用,自己来,自己来。”

    “嘿嘿,今日在营中累了吧?用小的到门房里给揉揉肩捏捏腿不?”

    “不用,自己来,自己来。”

    “呶,给你俩买的包子,饿了吧,赶紧吃吧。”

    杨谌把包子塞给他们直接回府去了,留下二人看着包子一阵阵的干呕。

    杨谌又回到往日的一贯作风,吃饭总是狼吞虎咽直接将头伸进碗里。岳母在一旁笑眯眯的看这样杨谌满眼喜悦,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虽然杨谌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可顺眼的地方。

    李络秀笑嘻嘻的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从碗和杨谌脸之间的缝隙里给他不住的夹菜,丈夫高兴自然她就高兴。

    老岳父被惨淡的无视在一旁,唉声叹气的独自小酌间没好气的斜视杨谌,心中肯定嫉妒杨谌在李家的地位升如此之快。

    “唉……,讷言,吃完饭你我书房叙话,有重要的事相谈。”老岳父长舒一口气语气不怎么高兴的说道。

    “嗯!”杨谌的脸和碗一同上下摆动算是答应了。

    杨谌叼着牙签毫无形象可言的来到书房的时候,老岳父正端坐在椅子上舒服的品茶,习惯性的咀嚼着茶梗样子好像老牛吃草一般,见杨谌进来放下茶碗顺带将茶梗吐到杨谌脚下,当然这里面夹杂着不满更多的是嫉妒。

    “坐!”

    “不知岳父大人有何要事相商?不是有了什么喜事吧?”

    杨谌见他的模样不善心底不由的微微一紧,但瞬间淡然嬉皮笑脸的揶揄相问。自从和李络秀的革命不见起色之后,急的老两口亲自上了战场,杨谌还以为自己将会有小舅子或者是小肥皂了呢。

    “哼,还真是喜事,不过我且问你你可是想好了要继续下去!”

    “什么继续下去?”

    “当然是考武举的路子还能有什么,你可是想清楚想明白了,不要赌气的才是。”

    “那是当然,绝对是发自真心的,不是赌气!”

    “唉……,你说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将来考个文官不好吗?怎么一根筋的要走这条路,孺子不可教!”

    老岳父面带不快但说话的同时自怀中拿出了文书扔到坐在下首的杨谌身上,杨谌不知是何物待拿定一看顿时欣喜不已,原来这是进京会试的通知到了。

    “终于是盼来了,终于是等到了。”杨谌激动的想要哭出来,他站起身来直接在老岳父毛发纵横的脸上亲了一口,不待岳父反应手舞足蹈的唱着跳着出门去了。

    老岳父睁着大眼呆滞的望着杨谌的背影久久不能从刚才“销魂”的一吻中醒来。

    会试是在京师举行,三月开考,由各地的武举人参加,现在离开考的日子还有一个多月但对于杨谌来说时间已经不多了。以现在的交通条件从绍兴府出发到京师快马也得大半个月,总不能不吃不喝吧,这一耽误没一个月也差不多了。

    接下来李府进入高考前的紧急备战,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杨谌大宝贝却是清闲的紧,到处走亲访友的的告别,整天不着家。

    母亲和老叔当然是不舍的很,母亲给他收拾了一大包东西,换洗衣服,还有生活用品甚至是零嘴吃食什么的。不仅如此,总是跟在杨谌身后交代着生活的细节之处,浓浓的爱意令杨谌都不愿离家了。

    王大海精神确实有些萎靡,见着杨谌只是笑的很不自在。杨谌临走之时王大海非要他牵着那匹老马与他进京赶考,怎么说都争执不下,杨谌只好从了他的意愿。

    “杨谌,你一定要好好照顾……”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放心!”

    “不,我是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的老马,不要让它有什么闪失啊!”

    “……”

    老和尚还是那副模样,见到酒肉永远比杨谌来的要亲。伴着他狼吞虎咽以及被噎的嗝气声杨谌道明来意,不知是被噎的还是有所感悟老和尚怔住了片刻,片刻之后仍旧胡吃海塞。

    “可能会很长时间没人来看望你了,这可能是你最后的饭餐了,吃吃吃,吃饱了好上路!”

    “噗……”

    “别激动,我是说我好放心上路赶考!”

    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