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44.章回644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牛头山占地不小,最高的两个角海拔约有三千多米,中间的山包地势较为平缓,高山洞族就生活在那里,整座牛头山远看真的很像是牛魔王的脑袋。

    看山跑死马,此时天色已下午过半,并不是入山的最好时机,严默猜测那遗迹之地中能在明面上找到的东西肯定都已没有,也就没必要那么急吼吼地进山,当下吩咐大家原地休息,等次日清晨再行进山。

    九风事先已经来纳舍尔山脉打探过,别看地图上只是画了一个小圈,但那个小圈放大到整个纳舍尔山脉中,也是占地比较广阔的几座相连大山。

    这片山脉可不是什么小山包,几座大山相连比两个九原城相加都要大,其中地形又极为复杂。

    九风在山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收集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

    这片被严默圈出来的山脉中确实生活了几个人类部族,不过用鸟雀们的来话来说,这些人类非常喜欢打架,经常打来打去,不是今天你被灭了族,就是明天那个被夺了老窝。

    鸟雀们也分不清这些人类的变化,所以它们能告诉九风说这片山脉里有某些人类被打死了、某些人类迁走了,却无法告诉九风,那些打死和迁徙的部族都有哪些,只能带他去看。

    九风看到牛头山,告诉严默说这里原来有一个很热闹的人类部族,大概在好几年前,鸟雀们不记年数,它们也记不得到底是多少年前,总之那个人类部族遭到另一个人类部族的攻击,好多人都被杀死,之后这里就被另一个人类部族给占领。

    但这个占领了这座山的后来部族就在九风飞来的两天前也离开了。离开前这个部族内部还打了一架,好多人被杀死,还有一些人逃入了山里。

    严默听完九风叙述,推测这里十有八/九就是那遗迹之地。

    螺不知道山中变化,还抱着一丝期望。严默不忍心打击他,就没告诉他牛头山已经无人的事。

    螺兴奋得似乎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眼巴巴地看着牛头山,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

    斯拽住他,低声道:“就在眼前了,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说不定你就能见到你阿姆了。”

    螺含着浓浓的鼻音嗯了声,重重点了下头。

    严默目光落到斯身上,对他招招手。

    斯不知道祭司有何吩咐,立刻走了过去,“大人。”

    “让我看看你身体调理得怎么样。”严默示意斯在他身边坐下。

    斯想到一个可能,心跳猛地加快,他拼命才按捺住心中激动,跪坐好,伸出手。

    螺一看祭司大人要查看斯的身体情况,注意力也立刻被吸引到这边。是不是……大人也要帮助斯复原身体了?

    不远处的奴隶兵们也有不少人在偷偷看这边,他们的胆子在这一个半月中稍微养大了一点,尤其是祭司大人不辞辛劳,带着他的弟子们亲自到处采药,并亲自熬制好了给他们外敷内用,让他们调理身体后。

    最让他们激动的是,和他们一样身体残缺的螺在祭司大人的神奇巫术下,不但身上的内外伤全部痊愈,那被鬣族残忍割除的耳朵和雄性特征竟然重新长了出来!

    这不是传说,不是夸大,而是在他们所有人面前,他们亲眼看到的真真实实发生的神迹!

    猎大人说这是祭司大人给螺的奖励,因为螺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

    而他们其他人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他们忠心为祭司、为九原做事,只要能立下功勋,贡献点达到一定数额后,祭司大人也会帮助他们复原身体。

    只不过这种神迹需要消耗祭司大人大量的生命力,所以不能频繁进行,只能按照大家的贡献点数高低来排序。

    至于这个贡献点数如何增进和记录都有明文规定,他们在跟随九原人没多久就得到了一个刻有他们姓名年龄等信息的骨牌——这时他们对这些还不是很懂,据说这个骨牌是一种骨器,以后他们有什么功劳,上面就会用另一种骨器往他们的骨牌里输入贡献点数,要查询自己的贡献点数也有另一种骨器可以显示。

    这个骨器的功能很神奇,可惜奴隶兵们不是很懂。他们此时更不明白他们就是把所有人身上的所有财产全部加起来都抵不上这么一块小小的骨牌。

    而奴隶兵们在之前别说去讨论什么贡献点数,他们对于被九原人救了一事也大多抱着得过且过、不过换个主人等死的灰暗心情。

    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切实的希望!

    而且这一个半月来,九原人是怎么对他们的,任哪一个奴隶兵都心里清楚。那残忍的鬣族人连比都无法跟九原人比。

    他们不但有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每天还都能吃饱,且一天都是吃三顿!

    吃三顿啊,这在以前他们连想都不敢想,就是在做奴隶前他们在原部族也没有这样的好日子。

    虽然不知道首领和祭司大人要带他们去哪里,虽然他们没有坐骑,但他们走得并不累,几乎每隔两个小时就会休息一次,而且行进速度也不快,也就比散步稍微快一点,哪怕身体再差的奴隶兵都能坚持下来。

    更何况那位仁慈的祭司大人特别关注大家的身体,只要有谁身体不适,立刻就可以躺到一种叫做担架的简易床上,祭司大人还会带着他的弟子们给生病的人看病疗伤。甚至祭司大人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香包,戴上就可以避开蚊虫叮咬。

    这一个半月走下来,所有奴隶兵都感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的身体状况不但没有因为长时间的步行变差,反而变得更加强健,有些人的暗伤也在不知不觉消失了些许。

    奴隶兵把此视为奇迹,认为都是祭司大人赐给他们的好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为此,奴隶兵看严默的目光不但有了信任,还有着深深的崇敬和畏惧。

    他们畏惧严默并不是因为严默可怕,而是因为他们已经逐渐把严默视为了神。

    除了神,还有哪个祭司大巫能让他们残肢再生?就算有这样的巫者,那他也肯定没有默巫大人这样的仁慈和耐心。默巫大人在教导他的弟子们时,还会把那些只有大巫们才能学的草药和看病疗伤知识也告诉他们。

    这样的大巫要到哪里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